肥胖也是一种营养不良!全球至少两亿五岁以下儿童无法获得所需营养

原标题:肥胖也是一种营养不良!全球至少两亿五岁以下儿童无法获得所需营养

文 / 吴施楠 编 / 袁月

【搜狐健康】一提起营养不良,大家都会联想到饥饿。但肥胖和超重作为营养不良的三重负担问题之一,正在快速发展。

近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了《2019年世界儿童状况:儿童、食物与营养》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时隔20年再次将视线聚焦在儿童营养问题上。《报告》指出,全球有4000万儿童超重或肥胖。整体看来,全球1/3(至少2亿名)五岁以下的儿童因不良膳食以及无法保障其营养权利的食物体系,未能健康成长。

营养不良覆盖的儿童范围更广泛

食物意味着生命,也是孩子们获取营养、实现身心健康发展的基础。自《世界儿童状况》报告上一次关注儿童营养问题,已经过去了20年。在这段时间里,我们的居住地、承担的角色、生活条件等都发生了很多变化。那孩子们的营养状况又有哪些改变?生活水平提高、食物层出不穷,让孩子们变得更加健康了吗?

《报告》给出的结论令人担忧。其中的关键数据显示,目前在全球有1.49 亿儿童生长迟缓或相较同龄人过于矮小;5000万儿童消瘦或身材过于单薄;3.4 亿儿童(即每两名儿童中就有一人)缺乏必需的维生素和矿物质,面临“隐性饥饿”;4000万儿童超重或肥胖……有些儿童还同时出现两种营养不良问题。

图片来源:《2019年世界儿童状况:儿童、食物与营养》报告

营养不良的三重负担问题—营养不足、隐性饥饿和超重(包括肥胖),正在日益凸显。许多儿童的健康问题也都是由这三重负担导致。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虽然我们在技术、文化和社会等领域取得了许多进展,却忽略了一个最根本的事实:如果儿童吃不到健康的食物,他们的生活质量就难以得到保证。”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亨丽埃塔·福尔(Henrietta Fore)说,“数百万儿童依靠不健康的饮食生存着,仅仅是因为他们没有更好的选择。我们对营养不良问题的理解和应对都需要改变:仅仅让儿童吃饱是不够的,最重要的是让他们吃到健康的食物。这是我们当今所面临的共同挑战。”

这段话也正是《报告》所指出的,在21世纪,越来越多的儿童和年轻人能够生存,但他们当中很少能够茁壮成长。

具体来看,营养不足虽然有所缓解,但仍持续影响着数千万儿童,食物短缺、不良喂养方式、感染,并经常同时存在贫困、人道主义危机和冲突等,剥夺了儿童获得充足营养的机会;“隐性饥饿”经常被忽视,被发现时通常已错过补救时机,因此这一问题带来的沉重代价更为隐蔽。而超重长期以来被认为是富裕人群的健康问题,现在却日益成为贫困人群的疾病,这反映出由含脂肪和糖食物提供的“廉价能量”日渐普及,几乎存在于世界上的每个国家。自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来,全球5至19岁肥胖女童和男童的数量迅速攀升,增长了10至12倍。

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现状?《报告》认为,当下的儿童和年轻人不健康食物吃了太多,健康食物吃得太少。当然,母亲的健康与营养状况、婴儿出生后最初几小时和最初几天的喂养、母乳喂养、辅食添加,以及卫生保健服务的获取等多重因素,都在影响着儿童营养健康。

为了应对日益严重的各种形式营养不良危机,《报告》提出了将儿童营养权利置于首位的议程,希望通过核心行动改善儿童的食物环境。

中国儿童肥胖超重率上升迅速

“城乡儿童青少年的营养状况有了明显改善,生长发育水平稳步提高,贫血和营养不良率呈下降趋势”,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营养与食品卫生学系主任马冠生教授对中国儿童营养状况作出上述总结。不过,占用他大部分介绍时间的,是中国儿童青少年的肥胖超重问题。

据马冠生介绍,20世纪80年代,中国儿童的超重和肥胖率还处于一个较低水平,90年代以后,出现快速上升趋势,虽然仍低于欧美发达国家的水平,但由于人口基数大,中国肥胖儿童的绝对人数是惊人的。

世界肥胖联合会近期给出的数据恰好印证了这点:中国肥胖儿童数量已经高居世界榜首。到2030年,中国肥胖儿童的数量预计将突破6200万大关。

为了解决中国儿童青少年的肥胖超重问题,国家已经出台相关政策。《国民营养计划(2017-2030年)》中的六项重大行动之一,就是学生营养改善行动,包括超重、肥胖干预等内容。《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中也在多项行动中提出实现儿童肥胖综合预防和干预等内容。

“这是我们的优势。”马冠生表示,除了政策支持外,我国儿童肥胖的监测系统已经建立,《儿童肥胖防控指南》和专项行动计划也即将发布。不过,我们也存在一定劣势,如法律法规不够健全等。

据马冠生介绍,美国有《儿童营养法》、《全国学校午餐法》;日本有《饮食教育基本法》和《学校午餐法》,但我国尚无营养立法,也没有相关的政策和法规来限制针对儿童的不健康食物推广。

为了降低肥胖率、打响“糖尿病战争”,新加坡即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禁止含糖饮料广告的国家。早年,欧美国家对于含糖饮料也出台了若干“打击”政策,包括美国对汽水等含糖饮料征收税金、英国正在考虑禁止向儿童销售能量饮料,并在晚上9点前停止垃圾食品的广告等。

“我们针对食物环境的相关措施较为薄弱,特别是在限制‘垃圾食品’在学校与游乐场所附近的销售与广告宣传上,还需要借鉴国外成熟经验。”马冠生说。

对于处在上升趋势的肥胖超重率,在马冠生看来,这既是挑战也是机会。“如果及时采取措施,就能起到作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竞博电竞靠谱吗